隱藏在表情底下的情緒 心理學教你如何看透人心




【中華創新未來協會/編輯部】瑪麗(假名)是四十歲女性,在住院之前曾有三次差點成功的自殺企圖。我第一次觀看住院期中的影片時,並沒有看到她隱瞞情緒的證據;她常常帶著微笑,言談樂觀,看起來很開心。若是我,一定會相信她;醫師也是如此。


於是我和共同研究者衛理.弗瑞生找到一個精巧的變速放映機,以非常慢的速度和較快的速度,在一格又一格的畫面中檢視她的每一個臉部表情與姿勢。我們花了超過一百個小時才看完十二分鐘的影片,不過非常值得。


會談中有一刻,醫師問瑪麗對未來的計畫時,她在回答問題前停頓了一下,我們看見瑪麗臉上閃現強烈的悲痛表情,在每秒二十四格的影片中,只出現了兩格,也就是十二分之一秒的時間,然後很快就被微笑掩蓋。我們看了一次又一次,非常確定呈現出什麼情緒。停格來看時,她真正的情緒非常清晰,然後被刻意隱藏起來。一旦我們知道要在慢速放映的連續畫面中尋找什麼之後,就又在影片中找到兩處非常短暫的悲痛表情。


弗瑞生和我把這種持續二十五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秒非常短暫的臉部動作,稱做微量表情,並發現這是以非語言的方式洩漏出一個人的真正感受。後來我才知道心理學家恩斯特.哈蓋德(Ernest Haggard)與肯尼斯.埃塞克斯(Kenneth Isaacs)在我們之前三年就發現了微量表情,但他們認為無法即時觀察到,且是潛抑情緒的跡象,並不是刻意壓抑的情緒。不過我們發現,如果你知道要看什麼的話,有可能不用慢動作播放就能看見微量表情,但我們那時還不知道可以很容易就教人學會辨識出它們。


我們進一步研究了刻意隱藏與潛抑的表情。過去數十年的工作成果清楚顯示出,不論是刻意隱藏的情緒,好比瑪麗的案例,或是一個人並不知道自己做何感受,也就是情緒是被潛抑的,就像哈蓋德與埃塞克斯所發現的,都可能出現微量表情。重要的是,不論是壓抑或潛抑的情緒,微量表情看起來是一樣的,微量表情本身無法告訴我們是哪一種;必須透過發生的情境來判斷,且往往需要進一步的探究。


此處需要解釋我所謂的情境是什麼意思,因為完全相同的微量表情在不同的情境中會有非常不一樣的意含。情境最廣義的意義是指對話交流的性質,是第一次相會的對談呢?還是隨意的交談?正式的面談嗎?或是質問,對方知道自己被懷疑做了什麼壞事?


第二層情境是指彼此過往的關係。這次對話之前發生了什麼事?評估者與被評估的人先前彼此接觸的性質是什麼?以及各自有什麼期待,想要彼此將來有怎麼樣的關係?


第三層情境是說話的人是誰。微量表情出現時,這個被評估的人是正在說話還是在聽對方說話?


最後,第四層情境就是一致性。微量表情顯露的情緒與這個人當時言談的內容、語氣、手勢和姿勢,是符合的還是抵觸的?如果微量表情出現在這個人正在聽人說話時,是否符合評估者的言談,以及被評估者接下來說的話?


評估一個情緒的一般臉部表情或說是明顯表情時,本來就必須考慮這四層情境,但用來研究微量表情時,這四層情境特別能揭露其意含。當評估情緒的跡象是否在聲音、姿勢和其他認知基礎而有的線索中顯示出欺騙的訊息時,也必須考慮這四層情境。


大部分人不會注意談話時的微量表情,大家的注意力比較放在言詞、語調和手勢。我們會忽略微量表情,也是因為我們往往在思考接下來要說什麼,而沒有仔細觀察對方的微量表情。但即使當我向人展示微量表情而不讓他們知道情境時──關掉聲音,也不需要考慮去回答什麼──大部分未受過訓練的人仍沒看見許多微量表情。由於我們都不擅長觀察自己的微量表情,所以當我初次教人如何辨識微量表情時,對他們快速的學習感到非常驚訝。即使只有一個小時的指導,就能大幅改善他們辨識微量表情的能力。我相信他們能如此快速學會的基本要素,在於不論他們的判斷是否正確,都立刻給予回饋,加上重覆的練習,以及用圖像對照最常被混淆的表情,也就是憤怒與厭惡、恐懼與驚訝之間的對照。


(本文摘自《心理學家的面相術:解讀情緒的密碼【全新增訂版】》心靈工坊出版)




159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