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病毒之間的戰爭 誰才是入侵者

已更新:2021年8月19日




【中華創新未來協會/編輯部】實驗室裡分離、實驗微生物時,有安全隔離防備分級,第四級是最高一級。這一級病毒十分致命,通常無藥可醫。在所有的「第四級病毒」中,最惡名昭彰的莫過伊波拉病毒(Ebola)與拉薩病毒(Lassa)。對大眾而言,這兩種病毒有著奇異的吸引力;對我們而言,病毒世界神祕複雜,科學家才剛始解密而已。


本書旨在讓讀者一睹病毒在醫院、自然界與實驗室等不同場合裡的運作方式。不管我們是在落後地區設備不良的醫院裡搶救病毒性出血熱(Viral Hemorrhagic Fever)垂危人,或在叢林裡、沙漠中追尋出血熱存活者,甚或穿上「隔離衣」在實驗室裡尋找新病毒時,我們都希望讀者加入我們的病毒追獵之旅,跟隨我們的足跡,從薩伊內陸追到塞內加爾、南非的荒漠,再到中亞內陸的喀拉蚩大城。


本書的目的不在對病毒性出血熱病做學術性的介紹與探討,而在介紹我們過去三十年來的工作及所見所聞。本書所描繪的人與事均為事實,只有病人的名字加以更改,以確保他們的隱私權。


過去三十年的努力,我們有時成功,有時失敗。歲月累增,我們也逐漸認知這場與病毒的戰爭尚未結束,每當我們稍有斬獲,就有新的戰役在新的戰場發生,新的疫情、新的病毒出現。我們不能自欺欺人說,病毒陰險地躲在黑暗處,伺機偷襲人類。其實人類才是讓病毒肆虐的「元凶」,原本病毒靜悄悄地在自然界與自然宿主共存,直到人類侵入了它們的自然息地,人類才反過來成為病毒的受害者。病毒其實不會「主動從暗處現身大舉入侵」,而是人類因為人口成長,大肆擴張,侵入了病毒的自然棲息地,病毒才「被迫現身」。對病毒來說,選擇人類做為宿主,其實沒有好處,宿主死了,病毒也跟著死亡。


除了少數例外,病毒性出血熱病是赤貧者的專利,連鎖的感染經常起自第一個病例砍伐了原本病毒棲息的森林,或者獵殺了一隻帶原動物,然後就一個傳染一個,爆發成大流行。諷刺的是,西方醫學也是殺手,落後地區的醫師經常重複使用針頭不消毒,使得疫病擴大。


當然,這不是西方醫學的錯,西方醫學讓數以千萬計的小孩倖免夭折,讓人類平均壽命延長,但許多第三世界國家輸入西方醫學技術時,卻忽略了安全、衛生地使用這些器材、技術,因而爆發了疫病大災難。


很多第三世界的醫療人員受訓不足,在設備極端簡陋的手術房開刀,重複使用注射器、針筒不消毒,這些在西方世界會被病人控告「醫療失當」的情形,在第三世界卻讓病人死亡、醫師感染,最後對整個社區造成危險。很多時候,醫師不但無法救人,還成為疫病的幫凶,大部分的伊波拉熱病大流行就是如此。


當然除了「第四級病毒」外,許多病毒是以人類做自然宿主,伴隨著人口的過度成長,人類的生活空間日漸擁擠,讓這些病毒有了更好的傳播管道,譬如愛滋病、肝炎。這兩種疾病的擴散都和人類的活動改變有關,也和重複使用針頭、缺乏血液篩檢脫不了關係。


對病毒性出血熱病了解愈多,就會發現醫學、科學不是解決疫病的萬靈丹,我們必須通盤研究人口過剩、貧窮、都市化等問題,是這些因素將病毒從原始的棲息地逼出來的。如果我們不能及早設法,總有一天,人類在二十世紀末享有的健康、平靜,將只供憑弔。因為,我們才是病毒世界的入侵者。


(本文摘自第四級病毒》商周出版)





20 次查看0 則留言